博客网 >

金庸的屁股摸不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金庸的屁股就是摸不得,谁摸谁就不得好死,就一定要从动机上人格上将其打倒。这种思路,就跟小孩子坚持认为自己的爸爸是超人一样,一点都不新鲜。

  基本上是从1990年起,金庸开始"浮出水面",从此金庸在雅俗两界齐头并进,锐不可当。虽然金庸在创作武侠小说时对当时内地的政治氛围颇有微词(有其文字为证),但只要略一分析便可以发现,正是当时的斩除毒草、清除精神鸦片等带有政治色彩的举动为新派武侠小说的登场开辟了文化空间。以至于到了1994年,王一川教授在为20世纪文学大师排座次时,出于清除政治影响,返回文学立场的考虑,将此前一直端坐第三把交椅的茅盾拉下马。就在这次排座次活动中,金庸赫然被排在第四位,排名仅在鲁迅、沈从文和巴金之后。

  同样也是在1994年,学界重镇北大聘金庸为名誉教授,同样也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了给北大作辩护,当时就有人苦心孤诣的论证北大接纳的是"历史学家"兼"政论家"查良镛,而非"武侠小说家"金庸。后来大概是从这里得到灵感,开始了将金庸经典化、神明化的过程,而金庸本人也积极主动的参与到这一过程中来,一边改写自己的武侠小说,一边频频以学者的身份示人。这一进程的高潮则是浙大聘金庸为人文学院院长。从此金庸修炼成传说中的老虎--既可以假其威,又不得摸其屁股,但凡敢摸其屁股者,一律乱棒打杀,后果堪哀。

  王朔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看金庸"的结果是差点被口水淹死。近来传出金庸请辞浙大人文学院院长一职的消息,南大文学院院长董健教授"颇不厚道的"又炮轰了一记,认为金庸还够不上历史系副教授的水平。于是口水战再起,不过不同的是,这次似乎没有学者去论证金庸的历史水平究竟如何。倒是论坛上的网民,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甚至喊出了"金庸是中国唯一的历史学家"这样的呼声。汗啊!

  奇怪的倒是前面提到的神明化。金庸武侠作品在内地的流传,大致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匿名、具名、经典化。匿名当然不是指没有名字,而是指其作品处于一种地下传播的状态,没有获得官方的认可。到了具名以及经典化的阶段,读者当然很高兴,这也是金庸在文化产业中享有崇高地位的事实基础。但是人总会有一个问题,比如说,看到美女就会打定主意认为她是温柔可爱的。同样的,看到金庸的小说写得精彩,也会打定主意认为金庸是个通才(金庸的武侠小说确实涉猎广泛),事实上是不是通才,恐怕还有商榷余地。董健的"炮轰金庸"即使是有私心在内,恐怕也不能一口咬定董健说得就不对。但问题在于一心将金庸神明化的人,他们的辩论术还停留在"别有用心论"、"炒作论"、"忌妒论"的水平上。总之金庸的屁股就是摸不得,谁摸谁就不得好死,就一定要从动机上人格上将其打倒。这种思路,就跟小孩子坚持认为自己的爸爸是超人一样,一点都不新鲜。

  无论何时,只要有兴趣上各大娱乐论坛,总是可以发现一群铁杆饭司正在为了自己的心中偶像浴血奋战。那种感觉一定很爽,因为他在维护一个他喜欢的人--跟英雄救美差不多。金庸迷们对董健的反应与此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金庸的历史水平如何,顺手抄一段流沙河的评论,献给各位坚持认为金庸的屁股摸不得的人们:金庸还说他"正在研究羌族的灭亡"。我很吃惊,羌族还在,茂汶羌族自治县也还在,俱无灭亡预兆,他是要去研究怎样使之灭亡吗?(流沙河《又挑金庸》)

  金庸是反对高大全的,但倘若一帮忠勇可嘉的铁杆饭司硬要把他打造成高大全,岂不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我看,金庸的屁股不但要摸,而且要摸到"认识你自己"为止。

  有没有偶像,完全是一件个人的事情,但倘若坚持认为偶像是不能碰的而不肯看看事实究竟如何,那只能是心智尚未成熟的表现。有时候,现实让人不太乐观。
<< 我爱北京妇产医院 / 2004:走光的日子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ouzh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