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为什么说风波恶是条汉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在《天龙八部》里,乔峰一出场便遭遇变故。全冠清说,我们是来向姑苏慕容寻仇的,你怎么反而出手相救包不同与风波恶?(这一招类似今天的扣大帽子,只消大帽子扣实了,乔峰便难以分说)对此乔峰站在更高的高度上予以回应:咱们丐帮不是讲究义气么?像风波恶这样的汉子,怎能不救?为什么说风波恶是条汉子呢?且看故事——


乔峰初见风波恶时,风波恶正与一名担粪夫站在独木桥上互不相让。两人对耗多时,那担粪夫无力坚持,便欲使诈,将粪泼入风波恶口中(此时乔峰寻思:你这不是找死么?须怪不得别人)。哪知风波恶在最后关头及时收手,并未将那担粪夫杀死,而是用炫技的方式吓跑了担粪夫。

这个故事说出来之后,丐帮众人都点头称赞风波恶是条汉子。这也就等于是承认了乔峰搭救风波恶的合理性。"汉子"的重要性显然要高于"寻仇"。那么为什么说风波恶是条汉子呢?按照乔峰的说法,是不恃武功欺凌他人(事实上风波恶虽然没有恃武功,但却炫了武功,这是一种程度相对轻微的恃)。

武侠小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道德问题。武功意味着伤害别人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的运用,是需要以道德来自律的。自律起作用的情况下,就可以称为"汉子"。而汉子的重要性又高于寻仇,可见自律是江湖世界的最高准则之一。为什么自律的重要性如此高呢?苏东坡说过,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自律之贵,正是因为这一点。身怀利器,而能抑制杀心,所以风波恶就成了条汉子,连寻仇的事都可以暂且搁下。

"汉子"的重要性如此之高,说明不能自律的情况很普遍。不能自律的情况下,就需要清理门户,就需要"口诛手伐"——也就是说,需要他律。他律首先是通过"名"来调节的。你不是重名吗?你做了坏事,就要背上恶名,为人不齿。这就是口诛。如果哪个恶人根本不重名,那就需要将他击毙,以免为患人间。事情闹大了,就需要几大门派联手围剿。也就是说,江湖有一套维护自身纯洁性的体制。

但问题在于:对于大奸大恶,江湖是有办法控制的(虽然不一定就能见效),那么小奸小恶呢?会不会动用几大门派的人手?这样做似乎很不划算,因为成本太高,而小奸小恶又太多。如果一定要这样做,江湖就必然要有一个维护纯洁性的常设机构。假如,我是说假如有这么一个常设机构,比如说叫江湖纠风办吧。那么江湖纠风办与各个大小门派之间的权属关系如何?如果纠风办没有最高权限,那它就不能很好的起到纠风的作用;如果纠风办有了最高权限,那就会带来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能有效的实现纠风?江湖的范围很广,信息的交流不便,能否及时纠风?如果要实现这一目的,必然导致纠风办的组织庞大,那么他们吃什么?换一个表达方式则是:他们费这么大力气纠风,获得的酬劳是什么?道德上的满足感够不够?
第二个问题是,纠风办不好好干活怎么办?不好好干活的理由可以有许多。比如说,牛不喜欢牛蝇,但牛蝇偏偏喜欢牛。牛既赶它不走,于是便与牛蝇商议,你得给我点好处才行。或者纠风办觉得道德上的满足感不够,于是也去叮其他的牛,那就更糟了。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谁来纠纠风办的风呢?如果没有人能纠纠风办,那么纠风办就有了绝对权力,绝对权力之下,杀心挡都挡不住,所以大侠们的坐骑难免会撞死人。就像《西游记》里面,神仙们的坐骑都是要为患一方的。问题还在于,为患一方之后,这些坐骑和坐骑的主人们都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回天庭逍遥去了。神仙们的理论是,闹过了就闹过了,我都把坐骑带回天庭了,你们还想怎么地?难道要我赔偿吗?

现在的情形当然不同,至少在撞死一人之后还要赔两万块。苏女侠的那匹宝马,编号为6666,这个数字就很牛气,不但如此,苏女侠还能调动武警,所以苏女侠能理直气壮的问一句:信不信我敢撞死你?而且说到做到。风波恶能够拿着粪桶举重若轻,吓得那担粪夫差点摔到河里,但风波恶还是救了他。所以丐帮的弟兄一致同意风波恶是条汉子。相形之下,苏女侠就不是一条汉子,因为她是女的。

<< 神仙的牲口 / 古人致富案例研究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ouzh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