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关于“体育”的反思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如果说,沙特国王一时心血来潮,要在游泳跳水等项目上争得一席之地的话--反正他既有的是钱,又有的是权--自然可以不计成本的弄几个游泳馆跳水馆,专门养一批运动员去训练,说不定四年下来,还真能在奥运会上拿几块金牌。可是,这样又如何呢?能说明沙特人在游泳跳水方面取得了普遍的进步吗?
  如果说,沙特国王一时心血来潮,要在游泳跳水等项目上争得一席之地的话--反正他既有的是钱,又有的是权--自然可以不计成本的弄几个游泳馆跳水馆,专门养一批运动员去训练,说不定四年下来,还真能在奥运会上拿几块金牌。可是,这样又如何呢?能说明沙特人在游泳跳水方面取得了普遍的进步吗?似乎不能。

  我们的体育模式偏偏就是如此。据我所知,近代提出体育一词,是出于保国保种之需要。故体育一词与智育、德育并列--顺便说一句,德、智、体三者的顺序,在严复那里刚好是颠倒过来的,是体、智、德--总之体育很重要就是了。近代最早提出的体育一词,英文里对应的说法为PE(Physical Education ),这个词更侧重于指作为课程的体育。

  现在要提到另外两个词:Sport和Game。Sport侧重于运动,比如说到健身房里去运动,或者自己在家做个仰卧起坐什么的;而Game侧重于商业性和竞技性的赛事,比如说NBA的宣传片里面,莎朗•斯通便大声说:I love this game!再比如奥运会,其英文不过是Olympic Games。

  显然这三个词各有侧重不同,但是在中文里,统称为体育。这说明我们对体育本身就认识不清。一个显著的例子是2002年德国女排世锦赛上,陈忠和因为"放水事件"(失败)而遭到舆论的猛轰,甚至连国家体育总局都公开批评女排"违背了体育精神"。当时我就隐约的怀疑什么叫"体育精神"。于是我跑到主管全国体育工作的国家体育总局的官方网站上去查,结果很遗憾,没找着--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国家体育总局不知道什么叫体育精神,也许是隐藏得比较深我没找着呢?也许是人家不愿意公布出来呢?反正各种可能都有。事实上,根据上面所说的,我觉得要谈体育精神,至少得有三种精神。

  就PE而言,体育精神应当是为提高大众的身体素质而服务(作为教育的门类而言);
  就Sport而言,体育精神应当是大众体育,全民健身;
  就Game而言,体育精神应当是公平和夺冠(当然也可以说再加上重在参与什么的,但究其根本,应当是公平和夺冠),为了夺冠,就必然导致不断挑战极限;

  现在再来看国家体育总局的批评。女排参加的世锦赛,属于Game,Game的精神就是夺冠和费厄泼赖。显然陈忠和"放水"是为了夺冠这一目标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包括陈忠和在事后写的公开信里面,也坦承自己犯了"锦标主义"的错误。我想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那么问题显然在于公平。
  说到公平,显然问题就多了。首先是规则有没有"漏洞"的问题,事实上,规则都是有漏洞的,有漏洞就得允许别人钻,要么就干脆没有规则,发号施令的人想怎样就怎样,就可以了。其实,陈忠和所做的,无非是想要挑选对手,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因为自己获得了优势地位。有优势,当然要发挥出来,不发挥是傻子。而不让发挥,就有些说不过去。比如说垄断吧,垄断是一种权力,但是该权力的来源有种种不同,有的是来自于行政力量,而有些是来自于在市场上获得的优势,后者称为自然垄断。自然垄断是合理的,小的电视机生产商就没有理由去抱怨大厂商把市场份额占完了。对于Game来讲,在某一个阶段中积累了一定的优势,当然可以在规则的允许下用以挑选对手。这是一个策略问题。再讲到田忌赛马的故事,田忌故意拿三等马去跟一等马比,这算不算"赛假马"?但是赛马的目标是获胜,只要遵循规则,就可以这么做。
  再说公平,公平要分好多种,有起点的公平,有终点的公平,还有规则的公平。起点的公平是不太可能的。比如说我要去打NBA,那就肯定没戏。我自己不能跟他们一样高,当然也不能像拿破仑那样考虑把他们剁为两截以"消除这个差别"。在Game里面,终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因为冠军只能有一个,如果个个都是冠军,等于没有冠军,那就不用比了。所以说,对于Game来讲,唯一的公平就是规则的公平。这个规则确实是公平的,因为任何一支队伍,处于那种优势地位时,都有权去挑选对手。

  陈忠和究竟违背了什么"体育精神"呢?我们只能说按照Game的成王败寇的规则,他失败了。当然,从尊重观众的角度来讲,放水是损害了观众的利益的。但这更多的是一个商业问题。

  因为我们对体育的认识不清,所以混淆起来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而一旦分开来看,我国的体育模式显然有问题。这就是开头杜撰的那个例子。按照PE的逻辑,体育的目标是使全民的身体素质获得提高,并一步步向Sport靠拢。然而我们的体校模式忽视全民体育(当然也搞过全民健身运动,但是收效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收效差,自然是因为不重视和投入少),在体校模式里面,一个学生,因为某些运动方面的特长,而得以进入体校,然后再进入某支运动队,直至最终进入国家队。体校模式本身是一个金字塔型的结构,在向塔尖迈进的过程中当然也淘汰掉多数人,从理论上讲,这保证了国家能够把最优秀的Sport人材选拔出来给予最好的培养。然而这个金字塔与大众的身体素质全无关系,是另外的一个系统。如果说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官本位的关系(某地队员成绩好,该地体委官员脸面有光,升迁有本),那就是给全民挣面子的关系(奥运会就是实例),然而终究与全民的身体素质无关。

  毫无疑问,国家培养运动员是需要钱的(我不知道国家体育总局获得的预算跟国家教委比起来哪个更多些)。我们花大把的钱,把运动员培养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说我们的社会已经富裕到相当的程度,自然也可以这么做。可是我们有那么富吗?

  在体校模式之下,运动员和准运动员们的任务就是提高自身的竞技水平,几年十几年下来,运动员舍此别无长技,而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又注定不会太长,那么他们今后做什么?出路无非是去做教练、进体委。当然后来就流行运动员进名校读书。对此我原先是持否定态度的,莘莘学子们苦读十几年,未必能够读大学,而(著名)运动员们轻轻松松就可以进名校读书。这显然不公平。而且运动员们本来就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无论如何,在他们的运动生涯中,已经获得了一定的回报(虽然可能存在付出与回报不对等的问题,但没有人能够逼迫他们去做运动员)。况且教育是社会资源,而不是国家资源,凭什么任其享用?更何况不公平的还在于,越是著名运动员,越容易进名校读书,而著名运动员们所获得的回报,已经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这样在运动员之间,又造成了新的不平等。

  后来我的看法转变了,我转而同情他们。如前所说,他们几年十几年下来,身无长技(而且往往伴有病痛),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如果都去做教练进体委的话,恐怕会造成"体育系统"越来越庞大的状况,而这一系统又是一个消耗系统,不事生产(如果说生产的话,也只是在生产精神愉悦),长此以往,社会能负担得起吗?所以让他们去大学进修,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获得谋生的本领,为将来提供更多的选择。

  据说尤伯罗斯现在已是奥委会理事。这位商业天才成功的使洛杉矾奥运会成为赚钱的Game。商业化已经是现代体育的一项重要特征。然而商业化以及奥运会自身影响力的增长,都使得奥运会越来越背离当初的业余精神。希特勒也很重视奥运会,不过他的目的是为了证明他的种族主义谬论(结果偏偏出现天才选手欧文斯)。现代奥运之父法国人顾拜旦明确提出,现代奥运会不以赢利为目的,然而现代奥运会却在商业模式之下越走越远。商业有其自身的逻辑,Game自然也受其影响,比如说,常人去健身房锻炼,无非是想强健体魄,未必要练到浑身肌肉隆起的地步。然而对于职业健美运动员来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了夺冠,为了夺冠,就要把肌肉练得比别人更强。最终导致了看上去健而不美(起码不是常人眼中的美),甚至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显然这是与PE的目标相背离的。

  1919年,顾拜旦提出了"一切体育为大众"(All Sports for All)的理念。今天,我们的体育却更多的为了大众的精神愉悦而努力。不需要反思吗?
<< 可疑的中产阶级 / 谁砸毁了宣传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ouzh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