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谁砸毁了宣传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773年英国工程师约翰·凯发明了飞梭,新发明使得机器的生产率大大提高,这也就意味着人力不值钱了。只能靠出卖劳力为生的工人们愤怒的砸毁了机器,而这位发明家也只得狼狈的逃离曼彻斯特。这是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的真实一幕。这样的历史不会结束,假如人们没有变得更理性的话。
  1773年英国工程师约翰·凯发明了飞梭,新发明使得机器的生产率大大提高,这也就意味着人力不值钱了。只能靠出卖劳力为生的工人们愤怒的砸毁了机器,而这位发明家也只得狼狈的逃离曼彻斯特。这是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的真实一幕。这样的历史不会结束,假如人们没有变得更理性的话(事实上我个人对此并不乐观)。即使真的出现了传说中的"理性人",我们也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如果一项科技的发展不能带给一个人以好处,而是刚好相反,那么,他就有理由反对它。

  江苏某地的菜农砸毁了宣传无公害蔬菜的宣传台。这则新闻首先让我联想到的就是约翰·凯。这两起事件确实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可以想象,舆论的矛头将会指向菜农,但是我想,在这样一起极端的个案面前,批评不能解决问题。菜农固然是采取了极端的行为,但倘若他们没有采取极端行为而是消极抵制,问题就会被掩盖。如果说菜农的极端行为是冰山一角,那么,水面下必然还有庞大的根基。

  科技能帮助我们做大蛋糕,或者干脆创造出新的蛋糕,但科技无法解决怎样分割蛋糕的问题。在无公害蔬菜这块新兴的蛋糕面前,菜农显然手足无措,一如砸毁机器的工人。我们固然有强有力的理由(如法律、秩序这类词汇)来指责他们的行为,但是这能改变菜农利益受损的现实吗?他们的利益不是在宣传台前失去的,而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诚如新闻里那位市民所说,无公害蔬菜"是一个趋势",但是一个通常的道理是生产先于消费,当作为消费者的市民都知道这"是一个趋势"的时候,作为生产者的菜农还对此茫然无知甚至充满误解,菜农能不急吗?菜农们不知道谁动了我的蛋糕,但是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蛋糕被人动了。无奈之下,他们才采取了极端的行为。菜农的素质难道就真的低到不知道打砸的行为是不对的吗(想一想,他们为什么不去砸公交车)?然而菜农竟然甘愿采取这样的行为以求保全自己的份额--事实上,这是不现实的--这难道没有一点点悲剧意味吗?面对这样的现状,将板子都打在菜农屁股上就足够了吗?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在于,菜农输在了起跑线上。起码在这些菜农面前,农技部门缺席了。这应当是菜农砸毁宣传台的根本原因。我们再来看一看,进行社会实践的大学生在宣传台后宣传什么呢?他们在"让消费者更好的了解无公害蔬菜"。而菜农说"你无公害,你不是种在地球上的"(这是怎样彻底的误解!)。显然,农技部门的缺席导致了市民可以了解无公害蔬菜,而菜农却无从措手的局面。

  农技部门是一个怎样的部门?或者我们应该问:农技部门应该是一个怎样的部门?农技部门应当进行科研与推广工作。但这显然是老皇历了,过去,农技部门的经费由财政负担,虽然这不能必然导致工作效率的提高,但起码是一种保障。而现在呢?保障没了,农技部门摇身一变,成了种子公司、农药公司。科研是不要谈了,而推广,也只是在推广商品(而不是技术)。菜农可以轻易的买到农药,但却很难获得技术。对菜农来说,无公害是什么?无公害是一个遥远而不切实际的概念。非但不能让自己获益,反而会损害自身的利益。

  经济学告诉我们,分配是与生产同等重要的问题。在无公害蔬菜这块新兴的蛋糕面前,菜农失去了参与分配的资格,因为他们没有技术。一个遥远的案例(其实是近期发生的,只不过在地球村里,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事件都有可能影响到你的现实利益)是欧盟增加农产品出口补贴,导致第三世界一些国家和地区(包括我国的一些地区,如广西)的农业受损,所以我们要到世贸组织去打官司,去为农民们争取应有的利益。然而,同样在我们的国度里,谁将菜农扔在一边任其自生自灭?
<< 关于“体育”的反思 / 解读郑智化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ouzh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